正文(1 / 2)

简单的动员后,学业开始了。

岗前集训是三个月。三个月时间很短,所以我们的课程安排得很紧凑,刑侦学、刑事科学技术、物证、毒物、毒品、警体课,都是很实用的课程。我感觉比大学好多了。在大学我的专业是中医理论研究。按理说中医研究就研究嘛,可是我就搞不懂了,高等代数、大学物理和中医理论有什么关系,我就不相信《本草纲目》是经过李时珍通过“高斯变换”得来的,又或者X射线穿过山药后,山药的组织结构、元素排列发生了变化,就能达到人参的功效了?结果我硬着头皮学了两年的高等代数和大学物理,却彻底丧失了对中医的兴趣,把救世济人的想法也抛在了九霄云外。

拉萨警校和内地警校的区别,除了藏族学生多一些、条件差一些,最大的区别就是拉萨警校多了一门课,就是藏语课。因为藏区人民百分之八十不懂汉语,同他们交流只有用藏语。我这个人的语言天赋还不错,高中班主任都曾经说过我是个鬼才。因为我的长处不是文科,也不是理科,而是英语和化学。每次会考下来,英语一般是满分,化学也是八九不离十。这里面的原因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看到这两科,就像猫见老鼠一样,骨子里都兴奋。

早上七点二十出早操,九点开始上理论课,十二点下课。下午三点到五点则是擒拿格斗、防暴制暴训练,五点二十到六点是体能训练时间,晚上则是自由活动。一周两次射击训练,时间是星期二和星期五的下午,一周学习五天。这就是我在警校的一周课程安排,不紧不松,对我来说,刚刚好。但唯一有缺憾的是,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。

很快一周过去了。寝室又有两个人因为不习惯高原生活,悔了约,离开了警校。现在十个人的寝室还剩下六个人,本来还显得很拥挤的寝室现在看起来空旷了很多。曾经有一个专家对高原生活作了一个权威的比喻,他说在高原生活,你就是不背负任何东西,身体所承受的重量也相当于内地背负三十斤的东西。在高原生活一久,体内的血红蛋白增多,各种肌体组织都要发生变化,记忆力减退,衰老速度会加快,连性功能都会下降。

我没有看不起悔约的人。这是每个人的自由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身体负责。当然,除了我以外。

周日晚上,我正在寝室和扎西几个玩扑克。好久没见的卓玛出现在了我们面前,身后跟着中队长陈豪,卓玛还是那身黑色的警服,干练简单。

陈豪看见我们该坐着的还是坐着,躺下的还是继续躺着,没什么反应,禁不住脸上变了色,大声喊道:

“立正!”

这个时候我们才反应过来,赶紧全都站了起来,做了个立正的姿势,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卓玛科员好,中队长好!”

“你们好。”卓玛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这个时候,刘海赶紧从床底下抽了个小凳递到卓玛面前,谦恭地说道:“卓玛科员,请坐。”

刘海是湖北人,甘肃一所大学毕业的,个子不高,却是我们寝室中最“社会”的一个人。

“谢谢,”卓玛说道。

待卓玛坐下后,刘海又转身去了饮水机旁,很快就泡好了一杯清茶递给卓玛。速度之快,手脚之灵活,让我大开眼界。

“你们也都坐吧。”

卓玛示意我们坐下,但没有一个人坐下,原因是我们的老大陈豪没有发话。官大一级压死人,我是不久前才知道这个定律的。本来我是很想坐下,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规规矩矩地站着,那叫什么事啊,但其他人没坐,我的屁股也不好意思落下去。我开始感觉到了我的自由在慢慢丧失,但我却无能为力。

“坐吧。”

陈豪终于发话了。我们几个赶紧找来凳子,规规矩矩地坐在了卓玛的前面。

“怎么样,你们还习惯这里的生活吗?”卓玛问道。

“习惯。”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异口同声。

“那就好,今天我是来给你们发登记表的。你们拿下去后,要按照要求,仔细填写。因为这个表填好后,就意味着你们是正式的警察了,不是大学生,更不是老百姓了。如果你们要反悔的话,现在还来得及。要是填了,再反悔,可就来不及了,所以你们一定要慎重。”

卓玛说完,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登记表,然后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,就到别的寝室去了。

“羽哥,填不填?”彭杰衔着钢笔,走到我身边问道。

“你说呢?”我反问道。

“那填吧!”

“那不就结了,知道还问我?”

我知道彭杰是缺信心。这张表就像卖身契一样,填了,就很可能意味着这辈子就把自己卖给西藏这莽莽高原了,作这个决定还是需要勇气的。

填完了表,我伸了个懒腰,走出寝室,来到了走廊上。在走廊上,我看见了双手抱在胸前的卓玛。她听见了我的脚步声,转过头,发现是我,淡淡地笑了笑,问道:“填完了?”

“填完了。”

“那以后你就生是西藏的人,死是西藏的鬼了。”

“没那么严重吧?”

卓玛的视线在我脸上停留了几秒,然后神秘一笑,露出了浅浅的小酒窝。

“难道你不愿意吗?”

此时卓玛正好在我的左边,成四十五度角,这个角度是我最喜欢和人说话的角度。我仔细瞧了瞧卓玛,卓玛的鼻子很挺,眼眸很柔,宛如一江秋水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我摇了摇头。

“又不知道!真笨。”

通常女孩子说你笨,就意味着这个女孩子喜欢你。但要说卓玛喜欢我,我觉得有些离谱,也许藏族女孩说话本来就是这么直接。

三天后,我们的工资发了下来。财务处比我想象的要大方得多,给我们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,一个月是三千二,三个月就是九千六,我从来没有赚过这么多钱。其实我以前见过比这多很多的钱,还是连号的,但那个时候,钱在我印象中就是纸,和普通的纸没啥区别。

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”月考下来,除了物证、犯罪心理学几门文化课,我其他的所有考核项目全优,射击更是全队最好成绩,打破了学校的纪录。其实我以前没拿过枪,连玩具枪都没拿过,原因很简单,我喜欢赤手空拳。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你不去接触的时候,觉得那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可你真要一接触,就会发现你找到了另一片天地。枪就是我的另一片天地。

我们的射击教练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真正的射击高手,必须要做到人枪合一,枪就是手的延伸,指哪打哪。这有点类似于武侠小说的人剑合一,好像有点玄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拿到枪,我就感觉枪不是枪了,它就是我的手,一只可以掌握生死的手。

八月的拉萨,晚上的风很柔,轻拂脸上,总让人想去念想点什么。我这人不喜欢念想,因为很多事不堪回首,所以喝酒成了我的首选。

“羽哥,你说酒这东西,是谁发明的?”彭杰打了个酒嗝。

“杜康吧。不是有这么一句,‘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’吗?”曹操的诗,我就记住了这句。因为我经常需要解忧,所以喝酒成了我的第一爱好。

“不对,杜康只是把酒发扬光大了,他是汉朝人。我国在商朝就有酒的记载了,所以发明酒的人肯定不是他。”很明显,彭杰的历史比我学得好。

“那是谁,总不会是伏羲吧……”

“更不会了。伏羲是传说的人物,不存在的。”

“难道是姜子牙,他那么聪明。”

“不对,姜子牙……”

我和彭杰正在争论谁是酒的发明者时,巴罗几个人走了进来。我赶紧叫住了他们。

“兄弟,来喝两口。”

巴罗听说喝酒,一点也没客气,直接把我旁边满满的一瓶啤酒干翻了。我和彭杰只有目瞪口呆的份。

“这不过瘾,反正明天休息,今天我带你们去拉萨的酒吧喝个痛快。”一瓶啤酒没有消去巴罗的酒瘾,反而让他兴致大发。

“可这是封闭式管理,怎么出去啊?”彭杰问道。

“翻墙出去啊!”巴罗回答得简单直接。

“翻墙?”彭杰有些犹豫。

“你去不去?”

“算了吧,我今天喝得差不多了。”彭杰打了退堂鼓。

“你的胆子真小。”巴罗不高兴地说了一句,然后把目光瞄向了我。

“羽哥,你敢不敢去?”

“去啊,怎么就不敢去了?”

其实巴罗不用激将法,我也会去。因为翻墙是我的爱好,以前大学时,我就是把翻墙当攀岩练的。再说了,拉萨的酒吧我早就想见识了。毕竟,和酒有关的东西,我都想了解。

主意打定后,我和巴罗、扎西还有赤伦,就翻墙出了校门,打了个出租车,来到了一家叫“芭芭拉”的酒吧。

拉萨的酒吧的装饰没有内地酒吧考究,娱乐设施也没有内地的丰富,酒的种类也没有内地的多,在这里酒吧的主要功能不是结交朋友,寻找新欢,就是一个简简单单喝酒的地方。这个地方的人,都是为了喝酒而来,简单纯粹。

我们所在的这个酒吧不大,只有五十平米左右,分上下两层,喝酒的几乎全是藏族人,周围是藏式风格的装饰,以佛教的挂图为主,这就是西藏的传统。酒吧里还有一股浓浓的藏香味。这种香有个很大的特点,就是能让人安静。这里的安静不是说的环境,而是心,就像梵音一样,能让人心定,从而撇去欲望,这也是藏族人喜欢酒吧的原因。

很快,酒就上来了,是西藏青稞啤酒。这种啤酒是世界上唯一以青稞为原料、规模化生产的啤酒,口味纯正爽滑,具有独特的青稞麦芽香味,很受藏区人民的欢迎。

“你知道吗,我们这青稞啤酒具有降血脂、调节血糖、有益肠道、提高免疫力的保健功效。你们内地人喝酒是助兴,我们喝酒则是为了健身。”

赤伦对青稞酒显然有一种特别的骄傲感。我想起了以前喝酒时,从来都没考虑过是不是有利于健康,反正是以喝醉为原则。

“酒逢知己千杯少。”

李白的诗,言简意赅。我以前没有接触藏族人,但是几杯酒下来,我就喜欢上了巴罗、扎西还有赤伦。他们简单,喜欢就是喜欢,同样,讨厌谁也不会遮遮掩掩,对于女人,也不会例外。而这次聊天的焦点,就聚在了卓玛身上。

的确,卓玛无论是从气质、谈吐,还是修养、学识、品貌上,都是上上之选。其爽快热情的性格,让她无可非议地成为了大多数男性学员的梦中情人。

“羽哥,我看卓玛好像对你不一样,你应该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“你们可别忘了,卓玛现在是我们的头儿,谁敢追她?那不是找死吗?”

扎西的话提醒了我。卓玛始终是我们的上司,追她可是一件危险的事。

酒吧里不知什么时候放起了藏歌,巴罗几个人趁着酒兴,跳起了舞。我则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周围。右边是几对年轻夫妇,正喝得兴起,这点和我们内地有区别。内地夫妇两个很少一起去酒吧喝酒,因为在酒吧喝酒多少有些暧昧,老婆肯定是不会有人带在身边的。但西藏不同,女人也喜欢喝酒,特别是跟老公一起喝,酒桌上绝对少不了她们。我的左边显然更令人养眼,是清一色的女同胞,四个藏族姑娘,她们的眼睛都特别大,这也是藏族女孩最明显的一个特征,她们穿着时尚,清一色的白色喇叭裤,紧身短袖,无论从身材还是脸蛋看都是上上之选。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她们。

“下面,请我们的雪莲组合,给大家演唱一首‘天籁之恋’。”

最新小说: 以婚撩人 以理服人 退婚后,太子他偏执又撩人 我真没想重生啊 观命[古穿今] 穿越之细水长流 我在开封府坐牢 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位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