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罪全书.2 > 第十章 大雨之夜

第十章 大雨之夜(1 / 2)

◎第十章 大雨之夜

死者鲁叔身上有三处致命伤:头上遭钝器击打,胸部锐器穿刺,后庭还插入一支箭杆。

一个凶手携带三种凶器的可能性不大,所以很容易推断出凶手为三人。

特案组通过媒体发布“凶手为三人”的结论,这是一个绝妙的办法。建立假设之后,就要验证假设。因为不管推理结果正确与否,都会使得侦破取得关键性进展。如果推理正确,那么凶手的家人和邻居有可能通过警方发布的物证把他识别出来,警方会得到有关凶手的线索;如果推测错误,目击者雕刻家也许会迫于压力向警方澄清真相。特案组声称凶手有三人,雕刻家去省城时带着老婆和女儿,他很容易以为警方把他们一家三口列为重点嫌疑人,为了摆脱通缉,洗清自己和家人的嫌疑,这个一心想出名的家伙会主动联系警方。

梁教授这着一石二鸟,既可以通过媒体逼迫目击者雕刻家站出来,又能够让真凶认真考虑自己的处境。不管推测正确还是错误,总之,警方都会得到罪犯的有关线索。

第二天,一个体育局领导带着自己的儿子向警方投案自首。

第三天,另一名未满十八周岁的少年在家长带领下主动投案,承认罪责。

几天后,雕刻家出现在省公安厅的门口,犹豫再三,他用脚碾灭烟头,走了进去。

此案告破后,大家才体会到梁教授的良苦用心和慈悲胸怀。三名凶手都是未成年人,投案自首可以使他们获得减刑的机会,经过改造教育,重新走上社会。

我们的眼泪应该从一场大雨开始时流下。

我们的往事中总有那么一个雨天,那天下起了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场雨,永难忘怀。

每个人都曾经路过那种发廊,那种简陋的色情场所,里面亮着暧昧的小灯,一个女子站在门后,向过往行人招手。这种色情场所的小姐大多是人老珠黄的中年妇女,她们除了招手外还会向老年人掀起裙子,揽客方式五花八门,有的城市的小姐甚至在大街上强行拉客,她们比站街女更有主动性。她们的微笑并不代表喜爱,强颜欢笑只是在掩饰厌恶。

在西部地区某城市,一个中年妇女终日站在公园的围墙下,几十个老年人等待着交钱摸她。她一次又一次解开腰带,褪下裤子,就像是安静的空气,任由那些苍老的手摸来摸去。

在三元里,一群武警包围了一个发廊,奇怪的是,武警都戴着防毒面具,全身上下穿着隔离服。他们逮捕了患有艾滋病的一个小姐,这个小姐的下身已经长出了金针菇形状的肿瘤。

毛毛就是这种简陋色情场所中的一个小姐,她的老板是她的爸爸妈妈。

她喜欢下雨,这种天气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忧伤。下雨天的时候,顾客也会减少,她可以安静地待一会儿。没有行人的时候,她就像房间里的一棵小树,看着窗外的雨。街道空旷,很寂寞,一如这个少女的内心,只有雨花不断地溅起,让她恍惚出神。很多问题,她都找不到答案,只是感到迷茫和忧伤,就像她在日记里写的那样:人生总是充满痛苦吗?还是只有小孩是这样的?

她本该为了作业而发愁,但却为了卖淫而苦闷。唉,这个可怜的女孩只有十六岁。

如果一个女孩过得太苦,流的眼泪太多,那么慈悲的上帝就会给她一个心上人,让她不再孤单。

那天夜里下着大雨,毛毛站在足浴店的门前发呆。一个帅气的男孩背着书包走进来,雨水将他额前的头发打湿了,他有些冷,但是脸上还带着迷人的微笑。毛毛看了他一眼,反锁上门,将他带进了里屋。

一个少女总是喜欢英俊的少年。

一个小姐也会喜欢帅气的嫖客。

男孩是个初中生,和毛毛的年龄差不多大,他坐在床上四下打量,丝毫不感到紧张。

毛毛对他充满好感,用一种略带羞涩的语气说道:敲小背五十元,大背一百元,带吹箫。

男孩疑惑地问道:什么是小背,大背?

毛毛回答:你怎么这样呢,又不是不知道,小背就是打飞机,大背就是做爱。

男孩有些意外,说道:啊,我真不懂。

毛毛不耐烦地说:那你来这里做什么,你是第一次来吧?

男孩解释说:我就是来避雨的,外面雨下得太大了。

毛毛说道:你快点,别耽误时间,我们这里不是避雨的地方,先给钱。

男孩拿出一百元,说道:我不敲什么背,我们就说说话好了。

毛毛接过钱,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不嫖的嫖客。两个人坐在一起,毛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,只好保持沉默,气氛有些尴尬,外面电闪雷鸣,雨下得越来越大了。

男孩拿出手机,播放一首歌,两个人静静地听,后来,毛毛每当下雨时就会唱起这首歌。

美丽的故事总有个结局

我的就是失去了你

看着你渐渐走远的背影

就好像今生已注定

但是我好想告诉你 想告诉你

你就是我最美的遭遇

我想我不会忘记你

就算你 留我在夜里

就算雨下个不停

在大雨的夜里

多希望美丽的梦永远不会醒

……

雨停了,男孩走了,背影消失在夜色中。

这是属于一个妓女的浪漫传说。有一天,下了一场雨,一个帅气的男孩站在她的面前,不嫖,也不按摩,两个人什么都不做,没有任何身体接触,只是静静地说说话,询问和回答一些琐碎的事情。他们的视线避免相碰,两个人一起听歌,一起听大雨哗哗的声音。

毛毛认为这个男孩与众不同,表姐告诉她,很可能是个阔气的公子哥。

毛毛多了一分期待,她站在门前的时候,除了向那些打算进来的嫖客招手,还满心欢喜地渴望再次看到那个男孩。

过了几天,男孩再次从门前走过。毛毛偷偷地看了他一眼,随即蹲下身子,将自己隐藏起来,她的心跳得厉害,脸有些发烫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。男孩看了一眼足浴店,等到他走过去的时候,毛毛才敢站起来。

她兴奋地对表姐说,我看到他了,看清楚了,他长得真帅,哈哈。

她又沮丧地对表姐说:可是他没进来,我……真希望他永远不要进来。唉,我们这里,不是他该来的地方啊,可是,我还想再看到他呢,什么时候再看到他呢?唉,他真不该来。

从此,这个少女的每一次凝眸,凝眸处都栽满了只有她自己能看到、能闻到的花卉。

最新小说: 赵氏虎子 天降三宝,爹地宠妻甜如蜜 姜鸢也尉迟 无敌师叔祖 我见玫瑰 医武高手秦君叶婉儿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(又名:洪荒第一暴君) 超凡大航海 长生 我大哥叫朱重八